六界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天生反派,风流太监最逍遥在线阅读 - 第四十七章:局中局,花落谁家?

第四十七章:局中局,花落谁家?

        “姑姑救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不想死呢,姑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品昌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    姑姑来救他了,刘家没有抛弃他!

        他刘品昌不是孤立无援,他背后有整个刘家!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儿,刘品昌那双眼闪闪发光,迸发成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脸色原本的恐惧一扫而空,转而代之的是往日的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氏像老母鸡护崽似的,把刘品昌牢牢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全然不在乎自己站在了所有人的对立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冤屈,接着说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恶狠狠的瞪大双眼,环视四周,喝道:“我今天倒要看看,是谁敢陷害我刘家独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氏平日里泼辣惯了,是扬州城出了名的悍妇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又身份高贵,扬州百姓都很怕她,见到她都得绕道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短短两句话就像是两道天雷,击得围观百姓浑身发麻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家在扬州可谓是绝对的霸主,不仅财力通天,背靠扬州知府。

    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江湖势力流风宗宗主也是刘家的姻亲。

        流风宗明面上自诩名门正派,背地里干得全是谋财害命的勾搭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不留下罪证,流风宗每行恶事,必屠受害者全家,上至八旬老人,下至襁褓孩童,无一幸免。

        久而久之,流云宗便成了扬州百姓心里的活阎王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句扬州俗话说的好,“宁可得罪当今陛下,也不可得罪流云宗活阎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对有如此恐怖势力支持的刘家,又岂是他们这群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敢对抗的?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这身子骨才值几斤几两,刘家动动手指头就能将他们挫骨扬灰。

        郭昌也知道刘家的厉害,所以一直都是个妻管严,见到刘氏便怵得慌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这么放了刘品昌,也不好跟林仓交代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自己的官途,他硬着头皮,呵斥道:“这不是你撒野的地方,赶紧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懂这其中的利弊,不要再胡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郭昌说话的时候,都不敢抬头看刘氏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没底气的话,刘氏也全当成了耳旁风。

        继续撒泼耍赖,“我哪里撒泼了,只许他们污告品昌,就不许我替品昌作证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毕,她脸色变得铁青,冷声道:“行了,还有谁想污告品昌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已经把话说死了,这群百姓要是再做说什么,便是往枪口上撞。

        纵使心里有怨,也不得不低下了头,完全没了刚才的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    被自己夫人当众打脸,郭昌就跟吃了翔似的,恶心的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恨不得立刻休妻,可碍于对方娘家的势力,又不得不忍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拂袖,咬牙道:“行了,这里是公堂,趁着本官还没发火,赶紧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越看这泼妇越反胃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博学渊博,气质儒雅,怎么就娶了这么个玩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搏来的百姓好感,全被这玩意给败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刘氏突然站起身来,在众人面前指着郭昌大声道:“郭昌,敢这么跟我说话,真是反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欲发火,却被刘品昌伸手拦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轻声劝道:“姑姑,现在还不是发火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刘氏总算熄灭了怒火,依旧忍不住抱怨道:“我家品昌入狱,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刘品昌会笑道:“姑父,你根本不用怕那个光禄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一品大员也就听着吓人,其实他手里又没有实权,根本没权力管不这么宽,扬州的事根本轮不得到他插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要是敢为难你,大不了咱们上京找陛下告御状,放眼整个扬州城谁敢不替你作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算真闹到了陛下哪里,是他越权在先,又证据不足,理都在我们这儿,还能怕了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话说得极其嚣张,全然没在意自己此刻身处公堂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完全不怕自己的说辞,被有心之人听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倒不是他脑子蠢笨,而是在自己绝对的势力面前,不相信这里有人敢跟他作对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完这些,他直勾勾的看着郭昌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出所料,郭昌真的动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番话,倒也不是全无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郭昌叹了口气,他心里本来就十分纠结。

        绑架朝廷命妇夫人的罪名倒也还好,充其量就是处死刘品昌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刺杀朝中大臣的事一旦坐实,到时候株连三族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有万民书,也难保他这个姑父可以完全跟此事撇清干系。

        特别是,林仓的态度摸棱两可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他真的把刘品昌推了出去,那小子也未必肯放了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保不准这小子一回京,便会上奏参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品昌说得对,与其被动着被别人拿捏,不如主动上京,手握主动权。

        见郭昌有些动容,刘品昌变得更加猖狂,直接走到李捕头面前,理直气壮的伸手道:“钥匙呢,赶紧帮我解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围观百姓彻底失望了,原以为能看到刘品昌落网,可到头来还是一场空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个年迈的老人忍不住开口了,“那个朝廷重臣呢?他怎么还不过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句话瞬间激起了千层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啊,朝中重臣怎么还没来,难道连他也惧怕刘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肯定是刘家的银子给收买了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众人的愤怒和刘家姑侄的得意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百姓口中的朝廷重臣林仓,和扬州巡抚胡广都身穿便衣,挤在围观百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仓讽刺一笑,“胡大人,这事要是到了陛下那里,你可得为本官作证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放心,下官定秉公处理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毕,胡广怒喝道:“放肆!朝堂之上且容尔等胡作非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胡广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嚣张至极的刘氏,并不认识胡广,也不知其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区区百姓也敢叫嚣自己,顿时怒从心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豪不示弱的怒吼道:“哪儿来的荒野村夫,敢在公堂上呵斥廷命官,不想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坐在她身后的刘品昌,也跟着威胁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扬州上最大的官儿可是我姑父,踩在扬州的地界,敢说这里最大的官放肆,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与这姑侄完全不同的是,扬州城的百姓纷纷对胡广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汉,你真是说出了我们的心声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这刘家所有人都是为祸一方的恶霸,惹了他们恐怕没有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才那个老汉偷摸的拉了下胡广的手臂,在他耳边轻声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待会儿,我掩护你,等会儿你赶紧逃跑了,千万不要落在恶人手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群百姓说的真情实感,听的胡广心里更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太失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为扬州竟被下属蒙骗,根本不知扬州,扬州百姓身处水深火热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双眼微红,“老先生放心,我肯定不会逃的,我还会为扬州百姓做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汉闻言很是感动,忍不住暗自感慨:“连扬州父母官都不肯为他们出头,眼前的壮士真是个好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连同他在内的所有围观百姓,没有一个人相信,胡广有能力对抗刘家对抗郭昌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郭昌见胡广的第一眼起,便觉得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头次见胡广穿粗布麻衣,很难把眼前的平头百姓和扬州巡抚联想到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好出头挑事的百姓,他一向是没什么好脸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扬手,拍下惊堂木。

        怒喝道:“堂下何人,竟敢藐视官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人啊!拖下去,重打五十大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百姓闻言纷纷哀婉叹息,民不与官斗,早就应该猜到会是这个结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家姑侄和郭昌皆是得意洋洋,全然一副扬州土皇帝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哒哒哒!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两个捕快迈着轻快的步伐,不屑的朝胡广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赶紧自己过去领打,别浪费我们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,你们简直无法无天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大夏律例规定不允许对百姓乱用私刑,谁给你们的胆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广此刻愤怒至极,当惯了地方一把手的他,何时受过这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尼玛!无知贱民,非逼爷亲自动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