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界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天生反派,风流太监最逍遥在线阅读 - 第四十八章:乌纱帽落,大快人心

第四十八章:乌纱帽落,大快人心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实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仓扬手直接扳过那捕快的手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捕快吃痛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欲发火,可抬头见到林仓的脸后,顿时大惊失色,下意识地脱口喊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是你!那个光禄大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句话直接让全场炸开了锅,所有人都不可以思议地看向林仓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林仓身上,完全忘了刚才仗义执言的好汉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仓微微一笑,沉吟道:“各位可愿意为本官做个见证,本官今日要彻底铲除扬州恶势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是....

        林仓这话,却让众人变得为难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是扬州地头蛇,一边是京城强龙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起来确实是强龙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是在扬州,地头蛇在这里横行霸道多年,势力盘根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是强龙来了,想要对付它也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百姓们面面相觑,全场刹那间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    郭昌等人变得越发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林仓制服的捕快也不服气地叫嚣着,“赶紧放开我,这里是扬州,不是你撒野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仓大手一横,把那捕快狠狠摔倒在地,沉声道: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拿着朝中俸禄,就应该听命于陛下,你们扬州此番做派,他日传到陛下耳中,又有何人能置身事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仓说着,言之凿凿,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话毕,胡广顿生敬畏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仓看向那群百姓继续道:“今日有本官在,你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如若你们坐视不管,他日祸及自身,也就只能自求多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仓之所有布了这么个局,不仅仅是为自己报仇。

        更是为了扬州百姓,为了帮助那群习惯低头奴役自己的人学会反抗,堂堂正正地做回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群百姓只会缩在龟壳中,就算赶走了郭昌及其同党,也会有下一个张昌、何昌。

        终究是治标,不治本。

        必须要这群百姓从旁观者的位置走出来,知道团结在一起,彻底断了恶人欺负他们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这番肺腑之言,总算有人动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老汉率先开口,“大人,今日朝堂上所发生的一切,草民愿为大人作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了第一个开口表态的,很快就有了第二个、第三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感谢大人愿意帮助我们,今天我胡汉三豁出这条命,也要帮大人作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我,只有铲除了祸害,我们才能过上好日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愿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围观百姓的士气高涨,有股子跟郭昌等人一抗到底的架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    郭昌满眼冰冷的看向眼前的一切,“一群跳梁小丑,也敢在本官面前作威作福?”

        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,和那个并无实权的林仓,根本就没有值得他畏惧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要是在京城,他肯定畏惧林仓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如今是在扬州,他郭昌的地盘,还能怕了谁?

        刘品昌眼中的杀气骤起,只有林仓死了,才能彻底断了落轻尘的念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有林仓死了,才能捍卫他扬州一霸的尊严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如何,林仓必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氏淡淡地瞥了眼林仓。

        讲真的,她从没这个光禄大人当回事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得知林仓想处死刘品昌时起,林仓在她眼里已经跟死尸没有区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人啊!把那扰乱公堂的小人拿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郭昌的爆喝声响起,数百名护卫从各个方向涌上公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得意地看见林仓,但很快便发现了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群护卫不是冲林仓冲去,而是将自己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得意的笑容僵在脸上,定睛望去,顿时大慌失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是他的护卫啊!

        完了他中计了!

        到底是谁?

        是谁要陷害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林仓吗?

        还是....

        根本不给他反应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群护卫直接蛮横的将他踹下主审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慌忙挣扎,头上的乌纱帽也落在了地上,顿时心里咯噔一下,直呼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嘴上依旧不死心地威胁道:“大胆,我可是朝廷命官!”

        可那护卫非但不为所动,还直接一拳朝郭昌大脸招呼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浓烈的血腥味从鼻腔喷涌而出,郭昌顾不得疼痛,慌忙环视四周。

        直觉告诉他,这里肯定有能决定他生死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广在众人瞩目下,穿上巡抚官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步朝主审台走去,潇洒入座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郭昌大惊,他果然猜得没错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扬州巡抚,他的顶头上司竟然就在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发生的一切,全被扬州巡抚知道了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儿,郭昌想死的心都有了,他的官图肯定是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最重要的是,想办法护住自己的小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慌忙跪倒在地,“大人,刚才的事都有误会啊,下官冤枉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胡广连眼神都懒得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,刘品昌再次被护卫绑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刘氏也知道害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脸上完全没了往日的嚣张,小心翼翼地看向胡广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明白自己掉入了陷阱。

        主管扬州护卫军的巡抚胡广,还真不是她能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即心里一横,保住自己最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啪!

        刘氏起身朝刘品昌走去,直接扬手给了他一巴掌,“畜生,你根本不配当我刘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直接将刘品昌踹倒在地,如雨水般的拳头连续输出,都狠狠地朝刘品昌身上打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因为你这个畜生,诓骗我信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是巡抚大人来了,我还真差点中了你的诡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自己作恶多端,是你应该得到报应,可万不能连累了旁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氏越骂越起劲,手上打人的力度也变得越发沉重,有种不死不休的架势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广冷冷地看向眼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再闹下去,就算是藐视公堂,依律当打二十大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刘氏赶忙停下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仓则默默地站在一旁,眉头皱起,这也太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表演痕迹过重,差评!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,刘氏一屁股坐在地上,掩面痛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臣妇知错了,臣妇不应该掺和进来,可臣妇手上并无命案清白得很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求大人一定要重罚这小子,替林大人与扬州百姓做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求大人体谅臣妇的长辈之心,放过臣妇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那么难以置信,却让她说得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边,刘品昌被打得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刘氏演得假,但下手却重得很,一点余力也没留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喜大悲转变得太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刘品昌根本就受不了,他的大脑也出现了错乱,整个人变得疯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统统都得死,得罪本少爷的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被护卫控制着,可他那双眼仿佛渗了毒,直勾勾盯着胡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本少爷滚下来,你们都得趴在本少的脚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一举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令林仓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素质?

        这就吓疯了,这就心理素质还敢当恶霸?

    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    郭昌趁机也冲上去,给刘品昌补了一脚,表衷心地怒吼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,您看在往日的情分上,饶过下官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官也是一时糊涂啊,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他们的呐喊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广则无动于衷,拍响惊堂木,“堂下百姓,如有冤屈通通来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