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界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天生反派,风流太监最逍遥在线阅读 - 第五十二章:陛下,自有圣裁

第五十二章:陛下,自有圣裁

        乾坤宫,外殿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帝南宫天坐在主位,脸色阴沉至极,“小春子,这件事都查清楚了吗?确定没人陷害吗?是这逆子主动去荣景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后李嫣然坐在一旁,嘴角的嘲弄转瞬即逝,

        南宫天此刻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神情,那双眼虎视眈眈地盯着南宫景夜,仿佛要把南宫景夜看穿。

        荣升为慎刑司总管的小春子,举着证据,拜道:“陛下,都查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荣亲王所用的迷香和荣景轩当值宫人的口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有证据都指明是荣亲王自己跑到荣景轩,往容妃寝殿下迷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刚说完,全场气氛瞬间低至冰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跪在地上南宫景夜再也承受不住压力,慌忙求饶道:“父皇,求您放过儿臣吧,儿臣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左右不是个女人,而且是她先勾引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千万别为了这个二手脏货,伤了我们父子之情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景夜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到现在他也坚信,父皇绝不会为了这个女人降罪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不过玩物,男人当胸怀大志,这句话还是父皇亲口教给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南宫天的怒火也消失了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子和宠妃比起来,前者涉及朝廷根本,二者孰轻孰重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带着审视的目光,看向跪在一旁的何氏以及慕容若琪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南宫天充满威胁的眼神,这母女二人被吓得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要是坐实了勾引皇子的罪名,慕容若琪非死不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言可畏,荣亲王莫要往我身上泼脏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容若琪平复心情,迎上南宫天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那双美目微红,两滴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,“陛下,也知我是个命苦的,本以为来了大夏可以过上好日子,没成想...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副梨花带雨的模样,却是让南宫天心里一软,忍不住怜惜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天也深知自己儿子什么德行,自是更愿意相信慕容若琪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要是真动了那个逆子,前朝必将掀起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    顾虑着这些,他心里的天平一时不知该如何倾斜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林仓上前一拜,开口道:“陛下,万幸臣碰巧经过荣景轩,不然容妃娘娘和何夫人都会惨遭毒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南宫天的脸色铁青,拍桌怒吼道:“逆子,连何氏都不放过,你眼里还有伦理纲常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慕容若琪国色天香,作为男人情难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迷魂了头,也不是不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连何氏那个半老徐娘都不肯放过,这跟发情的畜生又有何异?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温柔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后李嫣然缓缓开口,“前阵子,长月向本宫哭诉景夜当众调戏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毕竟是亲兄妹,我原是不信的,可今天竟然连母女二人都不放过,真是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何氏也跟着掩面哭泣,“荣亲王说我女儿是二手脏货,可公主殿下冰清玉洁的,他又怎么下得去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非礼自己父皇的妃子,又羞辱自己的亲妹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件事就算是放在民间,也是天理难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南宫天双眼杀意四起,“畜生!那是你亲妹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跟先皇后伉俪情深,在感情最好的时候有的这个女儿,自是千娇万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先皇后仙逝,再三嘱咐他要照顾好长月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时刻谨遵先皇后遗言,从不曾让南宫长月受到半点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这个逆子竟如此胆大包天!

        明知他有多宝贝南宫长月,却敢公然违抗他的意思,无疑是触碰了他的底线。

        任何挑战天子威严的行为,都绝不能姑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他看南宫景夜的眼神变得冰冷,宛如在看一具死尸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这窒息的恐惧,南宫景夜彻底绷不住了,声音沙哑地喊着:“父皇冤枉啊,父皇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浑身狼狈,哭得相当惨烈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这声父皇,非但没让南宫天的脸色好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冤枉?人证物证俱全,你还敢说冤枉?”

        反而让南宫天彻底绷不住了,抡起桌上的砚台,直接朝这逆子的头上砸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南宫景夜顿时鲜血直流,泪水和血水混在一起,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狰狞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死心地继续哭道:“儿臣是被冤枉的父皇,是他们谋害儿臣,儿臣从来没有染指过妹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,林仓一个前朝大臣,好端端的去后宫干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准是他们两个有奸情,想要污蔑儿臣,儿臣冤枉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林仓却笑了,这荣亲王真是傻得可怜,“公主的事情,陛下可以亲自过问公主,相信以公主的品性绝不会撒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扭头,鄙夷的看向南宫景夜,讽刺的说道:“王爷怕是忘了我原是太监吧?王爷想要冤枉我,也得看看我没有没那个功能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噎得南宫景夜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逆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人啊,给我把他关入慎刑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天地面沉似水,双眼如利刃般狠狠盯着南宫景夜,恨不得立刻砍死这畜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恰好此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慌忙的身影冲了过来,直接挡在想要拽走南宫景夜的宫人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母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到最疼爱自己的德贵妃,南宫景夜彻底破防,声泪俱下,“是他们冤枉儿臣啊,母妃救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德贵妃擦了擦他的眼泪,“你把事情告诉母妃,有母妃在,绝不允许有人害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春总管淡淡地道:“德贵妃,请移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肆!谁允许你这么跟本宫说话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德贵妃脸色相当难看,她在六宫横行多年,哪受得了这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春总管依旧面不改色,“陛下已有圣裁,还请娘娘配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简直滑天下之大稽!

        身处高位的妃嫔,何时需要看小太监的脸色了?

        盛怒之下,她几乎咆哮道:“赶紧给本宫滚,本宫干什么,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站在她身后的两个小太监直接上前,一左一右地围住春总管。

        扬手直接朝他的脸招呼过去,“敢对娘娘不敬,真是反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他的手刚刚扬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被爆喝声吓得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天怒吼道:“德妃,这就是你养的好奴才?”

        经他这么一吼,这才注意到南宫天盛怒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逾矩,双眼微红,求饶道:“陛下息怒,臣妾对陛下一片真心,刚才也是护子心切才失了分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母妃,你一定要相信儿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宫景夜依旧哭得凄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情的,还真相信了他才是受害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宫天沉着脸,众人都猜不出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再也克制不了的李嫣然,直接喝道:“休得狡辩,你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没数吗?在这里装什么可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德贵妃脸色铁青,“皇后娘娘言重了,陛下一定会查明真相,还景夜清白得。”